「這是一個不說就很有可能會隨即消逝的故事」-----寶島一村


去年當這齣戲正火熱宣傳時
我動作慢了些而錯過買票的好時機
因此當我一聽到<寶島一村>又再加演時
這回我當然馬上上網購了票
避免重蹈上回的遺憾。

畢竟這回是賴聲川老師與王偉忠兩位創意鬼才
共同攜手創作出這齣呼聲很高的<寶島一村>。

而近幾年來
我一直都很欣賞王偉忠對眷村文化保存的努力
不僅拍了紀錄片<偉忠媽媽的眷村>
導了公視人生劇場<蟹足>
與拍了以眷村為背景的電視連續劇<光陰的故事>
當然,還有這齣我期待已久的舞台劇<寶島一村>。

王偉忠這些努力真令我感動
很欣賞他努力且成功地讓更多人了解到
屬於五十多年前新移民的故事
也屬於台灣珍貴的故事。




當我準備進場欣賞<寶島一村>前
在場外看見了許多中年夫妻
一同牽著他們頭髮已斑白的父母
還看見許多擁有一口濃濃外省鄉音的老伯伯。

最令我感到一陣雞皮疙瘩的是
當我看見有位擁有一整頭白髮且坐在輪椅上的老爺爺
家人在後頭推著輪椅協助他進入表演場內
而身旁還跟著一位舉止優雅
頭髮與老爺爺一樣白亮的老奶奶。

當我還未欣賞這齣戲前
我便先感動了一次。

-

這齣戲的長度為三個半小時
我因劇情大笑了許多回
卻也因劇情落淚了許多回。

-

觸動的點有許多
而在散場後卻一直出現在我腦海中
反覆思索且感觸不斷的大多是「鄉愁」:


*
在<寶島一村>的開頭
看見穿著土黃色軍服的國軍
操著不同省籍的家鄉話
排著隊準備領取屬於自己家的門牌。

驚訝著原來當初眷村是這樣分配每人的家
看見這些年輕人以為著:「房子小沒關係,反正只是住一下下」
而這也更顯得我所知道的結局的殘酷。


*
在台灣的第一個年夜飯
大家在飯桌上突然想起自己的家鄉
卻互相舉杯互乾杯著:「希望這是最後一年在寶島的年夜飯!」


*
在夜裡
大家問著飛官李子康
我的家上海在哪個方向?
我的家北平在哪個方向?
我的家山東在哪個方向?

循著北極星隔著台灣海峽
大家在夜空中各朝著自己家鄉的方向
想念著。


*
1975年當天晚上下了一場大雨
蔣公逝世了
大家聚在一塊拿著照片
一同哭泣著:「您不是說好要帶我們回去?」

大家覺得回不去了
再也回不去家鄉了。


*

「不是說只是去台灣玩玩?一下子就回來了?」
「是去哪兒玩了?怎麼玩了那麼久才回家?

探親的這場戲
相信大部分的人都鼻酸了。




<寶島一村>並不會畫出一個實際眷村的地圖,
而是勾勒出一個感性的地圖,透過三家人並排生活五十年,
讓我們看到這一群命運極為特殊的人們如何奮鬥、如何生存、如何笑、如何哭。

-----導演‧賴聲川 


相信許多年輕人都並不了解那段時代的故事
而<寶島一村>從一個觀點來看台灣
和大時代相呼應著。

在<寶島一村>中
最重要也最令人感受最深的是:
「這些人以為來兩個月逃難一下,結果一來就是個幾十年。」

這群飄洋過海、離鄉背井而來的人們
由「離家」、「想家」、「想回家」、到「這裡就是家」
這是部殘酷卻動人的一段歷史。



在台灣,誰不是眷村的鄰居,
當然,眷村人也早應該走出來成為大家的厝邊了。

----導演‧王偉忠



在近幾年內
眷村一個一個的拆建了
現在台灣也幾乎沒有眷村了。

因此很感謝這些表演工作的人
將屬於眷村的文化與故事
利用戲劇傳播給更多更多的人知道。

畢竟現在不做
以後也不會有人關心這個議題了
或許故事也逐漸遺忘了。




crystal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