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早晨
我走在台北街頭
刺骨的寒風使行人縮起了脖子
而冰冷的雙手也緊緊地縮放在外套的口袋中
腳步也較往常更匆促著。



突然想起蘭嶼
那溫暖的島嶼。

高山與海洋的比鄰
海岸上的小酒吧
親切的微笑
星空的繁華
無憂單純的日子。




而如今
走在上班途中的我
就如同<等待飛魚>中
已回到台北的晶晶
心仍停留在那座太平洋上的小島。

突然
好想蘭嶼
好想好想回到蘭嶼。

crystal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